首 页 医药招标 医院用药 保健品 医药产业 食药法规 医疗健康
网站首页 >> 食药法规 >>当前页

广东药采“三足鼎立”的背后

浏览量:18 次 发布时间:2018-12-20 13:03 编辑: 来源:

在全国医药采购趋势逐渐向多元化和碎片化前进的背景下,广东省人民政府印发了《广东省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指出全面推广药品和医用耗材集团采购,健全药品供应保障机制。

从《方案》中不难看出,广东省已确立了以广东省药品电子交易平台、广州GPO和深圳GPO三大药品采购平台共存,共同改革完善医药集中采购制度的局面。广东省的最新举措开创国内先河,但更应关注的是省内其他城市的考量与选择。

三分天下,各地市的经该怎念?

日前,广东省人民政府印发了《方案》,明确了广东省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任务之一,是全面推广药品和医用耗材集团采购,健全药品供应保障机制。具体举措包含了改革完善医药集中采购制度;坚持集中带量采购原则,合理管控药品、医用耗材价格;广州、深圳市可以市为单位实行药品集团采购,其他市可以市为单位自行选择省、广州、深圳药品交易平台实行采购;未以市为单位开展采购的,医疗机构可以个体或组团形式自行选择交易平台采购药品。

不难看出,三个平台是广东省对在医保控费和药占比的考核下,呈现的碎片化与交叉化的采购方式调整,使得整个采购环境更加扑朔迷离,价格下行的趋势愈加明显。武汉哈瑞医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卢传勇认为,就广东省三个平台本身而言,应该属于区域性的采购平台、地方目录和采购方式的并列,也存在构成彼此竞争的关系,但是它们更可能构成药品基础信息、价格数据等信息互通有无的共享关系模式。

在《方案》中,药品和医用耗材集团采购成为广东省医药采购的首选方式,也成为业内热议的话题。其实,去年底发布的《广东省进一步深化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中就有提出,允许医疗机构自行选择在省第三方药品电子交易平台和广州、深圳药品采购平台上采购,东莞市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据了解,东莞市的药品招采此前便宣布与深圳GPO携手合作。随着三大平台的陆续发展成熟,广东省其他城市也跃跃欲试,意图参与进来。卢传勇表示,东莞宣布与深圳GPO牵手合作,意味着GPO在广东省的实施范围进一步扩大,广东省内多个其他城市或有意加入目前鼎立的三大GPO,而由全药网主导的深圳GPO模式有望在东莞以外的地级市开花。这三个平台都属于政府性的公共属性的资源交易平台,随着药品采购从省级平台集中化趋向分散化,在有限的资源情况下,其他城市的选择取舍,更多是要考虑平台提供的交易服务、药品供应保障、上游生产企业的入驻与供应情况等因素。

不同于广东省的其他市,佛山市较为“独树一帜”,其拥有较为特殊的“佛山专区”。对于这一现象产生的原因,卢传勇认为这是《方案》从《佛山市公立医疗机构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试行办法》(以下简称《试行办法》)的制度框架的角度出发,为佛山预留了“自立门户”的空间。该《试行办法》规定佛山可以自行搭建佛山市药品和医用耗材阳光集中采购管理服务平台,为佛山市的监管服务平台,对接第三方交易平台、医院HIS系统、政府相关行政管理部门,负责集中佛山市药品和医用耗材采购需求,监管采购交易及使用,并向有关单位及社会公开采购信息。至于这种专区是否会被其他城市效仿,卢传勇认为,平台本身是否搭建的重要性,不及构建平台要实现的地级市的议价主体地位得到进一步强化的重要性。

“GPO在广东省的实施范围存在进一步扩大的可能性,甚至有望成为潮流。”卢传勇指出,鉴于《广东省进一步深化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中提出“允许医疗机构自行选择在省第三方药品电子交易平台和广州、深圳药品采购平台上采购”,《方案》又明确了广东省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任务之一就是全面推广药品和医用耗材集团采购,广东省内的GPO浪潮持续扩大。

据他了解,湛江、清远和中山等地也有着或加入其中或自立山头的声音,但最终的考量是用药品招标或集中采购的方式追求全国最低价,且在零差率的基础上开展二次议价再压一次。

平台初成,成名尚早

一直以来,广东省都是国内最大的医药交易市场,而在药品采购和医改推进方面,广东也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从本次颁布的《方案》中,可以看出广东省政府对于省内第三方药品电子交易跨区域联合采购模式的期待。《方案》强调,推动省第三方药品电子交易平台跨区域联合采购,提高药品、医用耗材交易服务质量和效率,争取成为华南地区最具影响力的药品交易平台。

“实现愿景并非弹指之易。”卢传勇表示,政府之手在领导药品交易平台的同时,也应更多赋予灵活的市场机制运行模式。广东省的第三方交易平台在基础数据价格源的取值时间、动态调整、实时更新等方面目前都比较滞后,不一定能满足药品生产企业对服务质量和效率的期望。

除却广东省平台,另外两大GPO巨头——深圳和广州GPO也崭露头角,备受业内关注。

据了解,深圳自2016年启动的GPO模式降低药价改革,成效非常显著,改革第一年在确保药品质量和供应的基础上,综合降幅22.57%,一年节省药品采购费用约15.37亿元,在采和用两者相结合的情况下,基本可以实现预期设定的30%降幅目标。而广州自2017年印发《广州地区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起,也在逐步完善自身的GPO模式,广州GPO方案药品分为直接挂网、集团谈判、竞价三种方式采购,其中集团采购范围偏重金额排名靠前、金额排名+独家品种、重点监控品种,其谈判思路按药品属性分类。目前,两地正在稳步推进,逐渐摸索,努力寻找到一条适合国情、省情和市情的药品集团采购之路。

随着《方案》的出台,“三足鼎立”的广东省药品采购模式也引起业内人士对于其延伸拓展的猜测。有观点认为,目前,深圳和广州GPO有逐渐席卷广东全省之势,今后这些GPO组织可能实现跨省范围的采购,进而在全国形成若干个GPO组织竞争的局面。

对于这样的观点,卢传勇并不持乐观态度,他认为这些GPO组织实现跨省范围采购的可能性不大。他认为,广东GPO组织走出省门的政治环境尚不成熟,在目前药品采购职责移交新成立的医保局的环境下,形成若干个GPO组织竞争局面并不容易。

不可否认,近年来中央及各地也在不断摸索、推出新的跨区域联合药品集中采购模式,例如京津冀跨区域联合采购,或者与走在前列的地市合作,比如三明联盟,均取得了比较好的降低药价的效果。此次广东省的“三足鼎立”,能否真正改善药价高、治病难的现状,切实惠及百姓,尚需时间来证明,而广东省第三方药品电子交易平台跨区域联合采购又能否成为具有影响力的榜样走出省门,走向全国,更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lypjk.com/i/info/59412.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